分分3D-首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分分3D-首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3 03:09:1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现在也有野心、企图心,但是我会分辨这是社会的规训,还是我自己想要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博主@周贝蕾Manon的举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初一有件事情很可怕。有一天他说要去开会,晚自习就让班长带我们自习。我们教室后面有一个防盗门的猫眼,但猫眼是拿掉的,实际上就是一个镂空的孔。快要下课,吴立祥突然进来了,他走到晚自习说过话的男同学面前,先扇耳光,接着抓住衣领,把他们拉到走廊上面,一个个挨着继续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么多年,她还是很难缓过劲来,我才意识到她仍然沉浸在那段回忆当中。怒意就是这样一层一层叠加起来的,我忍不住了,在群里@了吴立祥,发了一长串话,我说“帮助了我什么?是性骚扰,是拳打脚踢还是人格侮辱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姐姐来了”这四个字框定的意义是,我是一个受害者,我为我自己发声,去声讨对我造成伤害的人。我现在是作为一个亲眼目睹过的人,站在姐姐旁边。其实我想淡化性别,就是站出来说句实话就行了。与其说我是个女权主义者,不如说我看重的是人权,受到压迫的那一部分人,我们怎么能够让Ta们有更多平等和被尊重的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我现在明白,光是认识到一些事情是不对的还不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月17日凌晨,张书越在微博账号@午夜的龙猫电台发文,没想到泛起了更大的涟漪。东辰国际学校2009届学生、博主@周贝蕾Manon转发了这条微博并实名举报吴立祥性骚扰,他们收到了很多受害同学的私信。此后,吴立祥被学校停职,被警方刑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脑袋嗡嗡,哇,茅塞顿开。生理性别是与生俱来的,但心理、社会性别是后天赋予的,这实际上是社会给你的一种身份和规范。读了一些著作,随着性别意识和平权观点越来越深入,我会质疑以前自己做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警察赶到时,即使记者一直在旁边解释谁是抢匪、谁是阻止抢匪入店的好人,警察却二话不说先把帮忙的黑人们都给制服了。其中,Monet和她的丈夫、妹夫等几个黑人被不由分说地铐上了手铐,其中一名警察直接在混乱中对着她说,“我们现在就把他们铐起来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多人把我当成女生(笑),私信留言,“姐姐好勇敢,姐姐好棒”,我就回复说我是男的,惯性思维好像性别议题只能由女生发声。